恩佐2代理

恩佐2代理

诊断此证当因脾虚不能统血,是以其血下陷至其腹,所以作疼,其肠中必有损伤溃烂处也。 非然者则剂轻原不能挽回重病,若剂重作一次服病患又将不堪。

且人脏腑之气化多有升无降,或脑部充血,或夜眠不寐,此皆气化过升之故,亦即阳亢无制之故。方书谓久疟在肋下结有硬块名疟母,其块不消疟即不愈。

宜于大剂滋补药中,再加升补气分之品。人参与石膏并用,能于邪热炽盛之时滋津液以复真阴,液滋阴复则邪热易退,其为益二也;又用药之法,恒热因凉用凉因热用,《内经》所谓伏其所因也。

后数年愚临证遇有外感痰喘证,但投以小青龙汤不效,必加生石膏数钱方效。此乃用药适与时会,故用之有效也。

而用于此方之中,又善治后重复诊将药三次服完后,时过夜半,其人豁然省悟,其家人言自诊脉疏方后,又下脓血数次,至将药服完,即不复下脓血矣。 效果将药先服一次,周身又得微汗,继将二分服下,口已不渴,其日大便亦通下,便下之后,顿觉精神清爽,灼热全无,病遂从此愈矣。

 若遇外感实火炽盛者,石膏尤宜多加方为稳妥。其不受饮食者,为寒痰所阻也;其兼泄泻者,下焦之气化不固也;其手足抽掣者,血虚不能荣筋养肝,则肝风内动而筋紧缩也;抽掣剧时头向后仰者,不但督脉因寒紧缩,且以督脉与神经相连,督脉病而脑髓神经亦病,是以改其常度而妄行也。

Leave a Reply